您的位置:信星计划首页>信用评级> 信用知识
My JSP 'index_info.jsp' starting page
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

  国家债务危机是后危机时代全球信用经济的最大风险,国家信用对世界经济恢复和稳定增长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国家信用评级应起到合理评价国家信用水平和预警国家信用危机的作用,从而使国际信用资源趋于有效均衡配置,奠定世界经济均衡发展的基础,防范全球性金融危机再度发生。现行国家评级标准已承担不了这一历史使命,人类必须思考重新构建国家信用评级标准。
  信用评级引发的人类发展史上空前的金融危机启迪了我们认识人类信用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思想,对国家信用评级标准的研究正是这一思想的成果。
  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的理论基础:
  国家财富创造力是一国债务偿还能力的基础
  国家经济增长能力依赖于国家管理能力
  国家金融体系是一国财富创造的驱动力
  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关系一国金融安全
  国家财政实力直接决定一国债务偿还能力
  本币币值是影响一国债务实际偿还能力的关键要素
  大公国家信用评级标准:
  在评级立场上,将客观独立作为国家信用评级的基本立场
  在思维方式上,始终将研究信用风险形成的本质原因作为构建国家信用评级理论的基础
  在理论体系上,以持续研究国家信用风险形成和演化的一般规律作为理论创新的前提
  在分析方法上,在国家信用评级理论的指导下贯彻系统分析和辨证分析的方法,保证评级结果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一、构建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的时代背景
  人类社会正处在信用全球化时代,信用经济发展规律不断通过危机方式证明它的存在,警示人类对它的关注和尊重。
  在信用全球化背景下,信用作为资本的一般形态,对全球经济的基础性推动作用日益重要,国家信用已成为全球信用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关系世界经济均衡可持续发展。国家信用不仅决定着对世界信用资源占有的多寡,而且关系本国经济竞争力和国际债权债务格局。发达国家利用其高信用等级占有全球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信用资源,维持其高负债条件下的经济地位,国际信用资源的占有失衡是形成当前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重要原因。
  国际信用关系发展的历史进程早已把国家信用与评级联系在了一起。国家信用是一国中央政府作为债务主体的偿付能力,国家信用等级是其偿付能力强弱的标志。同时国家信用级别不仅是国家外币债务利率的决定性因素之一,还通过影响国家本币债务利率成为国内债市、股市、汇市和信贷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主要因素。国家信用评级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发源于美国,此后,穆迪、标普、惠誉三家信用评级机构主导了这一评级体系,是全球唯一的国家信用评级信息提供商,他们据此垄断国际评级体系近百年。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决定着一国信用等级合理与否。穆迪、标普、惠誉三家评级机构对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制定权的长期垄断,深刻影响世界经济发展。三家机构根据评级标准对各国信用等级的评定,实际引导着国际信用资源的分配。然而,现行国家信用评级标准没有公正评价各个国家的信用风险,向世界输出了错误的评级信息。发达债务经济体的高信用等级信息引导国际资本持续流向这些已有极大信用风险的国家,形成不合理的债权债务世界格局,集聚起对世界经济具有毁灭性的信用风险,为高负债国家以低成本融资和通过货币贬值侵占债权国利益打开绿灯。不公正的评级信息错误引导投融资决策,多次引发国际金融危机,特别是因评级错误直接重创美国信用体系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彻底宣告了现行国家信用评级标准的失败。
  国家债务危机是后危机时代全球信用经济的最大风险,国家信用对世界经济恢复和稳定增长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国家信用评级应起到合理评价国家信用水平和预警国家信用危机的作用,从而使国际信用资源趋于有效均衡配置,奠定世界经济均衡发展的基础,防范全球性金融危机再度发生。现行国家评级标准已承担不了这一历史使命,人类必须思考重新构建国家信用评级标准。
  二、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对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信用关系就是债权债务关系。信用创造需求的功能推动信用关系快速全球化,国际信用关系成为人类的基本经济关系并构成国际信用体系。国际信用体系是现代经济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每一个信用关系都是全球信用链条的一环,信用关系越是复杂,资本的集聚程度就越高,信用风险就越大。以债务偿还为条件的信用关系全球化在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在使信用风险全球化,大大增加了世界经济的脆弱性。国家是一个创造信用和占有信用资源的特殊主体,信用风险更为复杂。信用经济全球化的主要矛盾是信用风险信息不对称,国家信用风险信息透明化对稳定国际信用关系具有关键意义,因此,用什么标准识别判断国家信用风险关系到能否为全球经济健康发展提供一个坚实的基础。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对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性集中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关系国家职能履行
  二十世纪人类社会发生的两大里程碑事件对国家职能的重心转移具有决定性意义。一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货币发行与黄金储备脱钩,使国家有可能根据需要直接调节信用规模。当今时代,国家对经济的组织管理更加倚重运用财政和货币政策,以调节宏观市场需求方式为主导,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实质是国家对社会信用总规模的调控。二是冷战结束,和平与发展成为人类社会的主题,各国在经济领域的竞争更为突出,经济竞争不再仅是发生在企业之间,国与国的竞争则成为世界经济竞争的主流,政府运用信用资源管理国家经济,提升国家竞争力就成为国家的主要职能。国家通过调控社会信用规模实施其经济发展战略,就必须掌握足够的信用资源,而通过当期财政收入和发行货币调节信用需求有极大的局限性,国家借款负债则可以直接提升对信用资源的控制能力,使国家具有更大的实施经济发展战略的主动性,举债成为履行国家职能的重要手段。大公估算2009年全球政府总债务达到了约39.7万亿美元,占当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71.0%。来自经济学家情报社的可比数据显示,从1999到2009的十年间,全球政府债务平均年增长率为6.46%。国家负债能力日益演变为对国内外信用资源的掌控能力和经济发展的驱动力之一。因此,对国家信用能力的评级直接影响着一国政府对内外信用资源的吸收能力,而最终的决定力量来自于国家信用评级标准。
  (二)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关系国际资本有效流动
  从信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角度判断国际资本的有效流动,是指资本流动的安全性和对宏观经济产生的影响。信用作为资本的形态,它集聚的规模与速度是以债权债务形式表现出来的,资本向国家集聚的效果不同于其它经济体,一方面体现国家意志的信用资源运用对各国国民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另一方面流向国内其它经济主体的国际资本会受到国家信用状态的影响,汇成影响世界经济走向的巨大洪流。因此,国家作为债务主体的债务偿付能力是影响国际资本流动的关键因素,偿付能力强说明投资的安全性好。正是现行国家评级标准向国际投资人提供了发达国家正面的债务偿付能力信息,使这些欠缺内生偿债能力的国家过度占有国际信用资源,导致资本流动的安全性下降,世界经济发展不均衡,影响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三)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关系国民财富合理转移
  国民财富的合理转移是指不同风险国家借入国际资本时支付与其风险相匹配的利息和币值稳定对债权国利益的保护。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对国民财富在国家间及跨国经济体间转移的影响是依其评定的信用等级实现的。评级作为信用交易市场的定价机制,合理的评级会正确揭示国家风险,使融资风险与成本大致相配,债权债务双方各得其所,反之,则会使某一方利益受损。特别是高风险国家在高信用等级掩盖下,在获得低成本资金,悄然侵占债权国利益的同时,极有可能在信用风险爆发时使他国以债权方式体现的国民财富化为乌有。国际通货或债务国货币贬值会直接降低债权国家所持债权的实际价值,使国民财富轻易转入债务国。信用评级标准如不反映这一币值变化,就在客观上支持了通过货币贬值侵犯债权国利益的实际债务违约行为。国家信用评级不公还会连锁引发其它国际信用交易主体间更大规模的财富不合理转移。价值增值是国际资本流动的原动力,价值合理转移是国际资本有效流动推进世界经济平衡发展的基础。因此,有必要通过制定合理的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创造一个实现国家信用价值转移的公平环境。
  (四)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关系国际信用关系稳定
  国际信用关系稳定标志着国际信用体系运转正常,国际信用关系遭受破坏则导致国际信用链条断裂和信用危机爆发。解决国家信用风险信息不对称是维护国际信用关系稳定的必要条件。完全从投资人的利益出发,按照信用风险形成的客观规律,公正科学地揭示国家信用风险,则评级信息可以起到风险预警作用,有利于形成稳定的国际信用关系,推动世界经济的良性发展;站在本国或集团利益的立场,用某种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去判断国家风险,必然得出违背客观实际的结论,错误地判断某些主体的信用风险,加剧风险信息不对称,误导国际资本流向,将破坏国际信用关系的稳定。
  国家信用评级标准与全球经济发展的关系充分表明,信用使世界经济成为一个整体,信用是世界经济的载体和加速器,国际信用资源的占有能力对国家竞争实力有强大的制约性,在以国家为经济主体从事全球经济活动时,国家信用就显得至关重要,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对国家信用能力的判断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在世界信用体系中的地位。站在世界全局的高度,从信用视角研究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对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是人类发展信用经济实践的结晶,也是人类认识信用经济发展规律的重要起点。
  三、现行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对全球经济发展的影响
  信用评级标准通常由评级方法、评级操作系统、评级信息支持系统三部分构成。评级方法是指导评级机构识别信用风险的核心,所体现的评级思想是判断风险的指导原则,是评级标准的灵魂。因此,研究评级方法就是研究评级标准。
  穆迪、标普和惠誉三家机构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方法形式结构各不相同,但因其核心内容反映出的评级思想具有一致性和对国际评级体系的绝对垄断,我们姑且把它称作现行评级标准。他们的评级思想主要反映在如何运用核心指标来衡量评级要素和确定信用等级方面。对于这些核心指标进行分析,完全可以体现现行评级标准的基本思想。
  (一)现行国家信用评级标准的核心内容
  1、对政治风险或制度实力的评价与信用等级确定高度相关,核心指标为反映西方政治理念的法治、三权分立、政治参与和媒体独立等。
  2、在评价经济实力方面,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最核心的指标并与信用等级高度相关,理由是高人均收入反映在能力和意愿方面具有较高的债务承受能力。
  3、在评价经济结构和经济前景方面,以一国的私有化、自由化和对外开放程度作为主要判断依据。具体主张包括:贸易开放、加入全球金融体系、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的自由化等。
  4、在评价金融风险方面,主要关注银行业的风险水平,并将银行业的私有化、自由化和对外开放程度作为主要判断依据。
  5、在评价国家偿债能力方面,认为政府的融资能力是第一还款来源,通过财政改革增加财政收入则作为次要的偿债来源。
  6、将独立的中央银行和货币为国际通货作为高信用等级的必备条件。
  7、大量采用外部机构制作的各类指数作为评级依据。
  (二)现行国家信用评级标准解析
  信用风险形成要素的内在联系为我们提供了认识现行国家评级标准的思想源泉,国际信用关系发展、金融危机、国家信用评级实践为我们深刻理解现行国家评级标准提供了丰富的实证支持,从影响偿债能力要素的内在联系去分析其核心要素体系,就能从整体上把握这一标准的精髓和实质,得出与客观相符的结论。
  1、评价国家政治风险或制度实力的主要观点体现了西方的政治理念,无法客观评价所有国家中央政府的国家管理能力。
  穆迪、标普和惠誉三家评级机构都把政治评级标准作为国家信用评级的关键要素,在评级方法中处于统领地位,与国家信用风险排序高度相关,是否具有他们提出的制度特征实际决定了国家信用级别的上限。他们的分析逻辑是,在一个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下,公民拥有广泛的政治权利并参与国家政治决策,以及媒体的独立可以保证政治透明和稳定,从而具有发展经济的体制保障。他们的思路存在两个方面的重大缺陷:一是用政治标准衡量一个国家的债务偿还能力,把信用评级政治化;二是用西方的政治体制作用于经济发展的理念评价各国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作用,严重背离各国实际,从根本上割裂了国家对经济发展的管理能力与偿债能力之间的联系。事实证明了这一评级标准的错误。西方的政治理念只是在它们的经济发展水平达到一定阶段后所表现出的特征,而且与西方的政治传统有渊源关系,并不具有普遍性和永恒性。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它们的政治制度也存在调整的必要,否则也会僵化和落后。简单地将西方的政治理念作为衡量所有国家政治风险或制度实力的标准反映了现行评级标准没有实事求是地研究各国政治体制在促进本国经济发展方面的作用究竟如何,而有不加区分地推行西方价值观。

 
 
获得信用等级的单位
北京华网汇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AAA
江苏省公用信息有限公司 AAA
北京东腾君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A
天和昌(北京)工程科技有限公司 A
斐贝国际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 A
用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A
北京万维通港科技有限公司 A
义乌中国小商品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AAA
上海网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AA
北京和讯在线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AAA
世纪龙信息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AAA
热点推荐
My JSP 'infoListRdtj.jsp' starting page
关于在全国开展“中小企业信用等级评价工作...
中小型科技企业:建立信用体系迫在眉捷
追踪信用研究前沿:信用透明度
发展电子商务:诚信先行
信星中国行中小企业信用大讲堂
发展电子商务需要诚信环境
关于印发《行业信用评价试点工作实施办法》...
信用体系建设新成果:独立第三方征信管理系统